當前位置:首頁  特別關注

消逝的年味里還有不變的牽掛

大公开一肖中平码 www.dmpif.icu

   春節,是中國人最重要的節日。然而,在2018年春節期間,有媒體對部分民眾進行了采訪,不少人表示:感覺年味越來越淡了。

   “小時候過年就是穿新衣吃糖,現在就想和家人在一起”

    “我們家過年過得比較“水”,大年三十在家做個飯,吃飯看春晚,然后就over!睡覺!沒啦!”郭燕(化名)攤開手笑著說。這個來自山西太原的姑娘,平時在武漢上大學,春節的唯一活動就是跟父母一起回到老家呂梁,看看爺爺奶奶,吃個團圓飯?!靶∈焙蚧夠岢鋈ネ?,放鞭炮,串親戚。現在我就只是去爺爺奶奶家,其他的親戚都不串了,只有爸爸媽媽才去。反正我已經不是小孩子了,也無所謂。以前就不喜歡串親戚,現在也不喜歡,太官方了,也沒話說?!?/span>

    郭燕自認為是個懷舊的人,有點跟不上現在飛速發展的時代?!拔揖醯瞇∈焙蚨際嗆玫陌?,現在可能因為大了就沒意思了?!本」莧绱?,郭燕還是充分肯定了春節在她心中的地位?!跋衷誄ご罅?,在外地上學,覺得家人越來越重要了。過年就是想跟爸爸媽媽爺爺奶奶在一起就好了,沒別的要求?!?/span>

相比之下,向明明(化名)的家族就比較龐大了?!澳闃纜??我的二爸、二伯、大伯、舅舅……現在都跟我們住在同一棟樓里,就很熱鬧?!碧崞鹱約旱囊淮蠹易?,他的語氣很是興奮。但在以前,他家的情況并不是這樣。在向明明念中學的時候,家還住在農村,沒有搬到現在恩施的縣城里,親戚們也都分散在各地,春節都很難相聚?!耙鄖扒灼菝怯械牟蛔≡諞黃?,就算住在一起,工作在不同的地方。大伯家從我上初一的時候就出去了,一直到我高三才回來?!?/span>

    可在向明明看來,似乎過去的鞭炮聲和村子的住戶結構賦予了每個人心中更多的歸屬感,還是小時候的春節更加有年味一些?!拔頤悄搶鎘幸桓齜縊?,看誰團年早。中午十二點就有人開始團年,各家各戶就開始放鞭炮,現在鞭炮也不能放了。而且一個村子里的人多,我可以到各家各戶玩,不像現在都關著門,很少跟鄰居有來往?!?/span>

過去團聚的稀缺讓向明明更加珍惜現在的團圓?!拔壹揖褪且桓魴∠爻?,沒什么好的景點玩,無非就是吃酒打牌。但爸媽在外打工回家比較早,所以我今年一放寒假就回家了?!彼檔秸飫?,一直嬉皮笑臉的向明明的的神情突然認真起來,“現在想想,小時候真是沒有思想覺悟,就知道穿新衣、吃糖和領壓歲錢,現在春節對我的意義是家人團聚?!?/span>

而在江西鄱陽的農村里,春節的活動便顯得更為豐富了,要從小年忙活到元宵。王露(化名)說起家鄉的春節民俗,就有一種“剎不住車”的感覺:小年吃完飯要端出腌肉祭拜祖先,正月初三之前每天都要在“開門”“關門”時“打爆竹”,大年三十殺雞后要取出雞血祭祖,還要在村里標志性地點插香,元宵前會有舞龍隊串村表演……“我覺得雖然這些都是一些儀式,但如果沒有這些東西,過年回家就沒有事情干了,一年到頭就是為了回去做這些事的啊?!蓖趼緞ψ潘?。

    雖然說起春節活動來滔滔不絕,但她還是覺得家鄉的春節沒有小時候熱鬧了?!氨熱縊?,以前在元宵節的時候,小孩子有一項‘宵年夜飯’的活動。小孩會在晚上打著燈籠或者打著手電筒到各家各戶去,人家就會給小孩一些零食或者零錢。但是現在大家條件都好了,也幾乎沒有‘宵年夜飯’了?!繃磽?,她也觀察到一些年輕人覺得這些習俗太過繁瑣,不斷簡化甚至逐漸省略了。

    “其實做完這些活動也就沒什么事情可干了,就算手機不好玩大家也還是會玩手機不說話,所以我回家一段時間后就覺得好無聊啊?!蓖趼段弈蔚匭α誦??!翱苫八湔餉此?,到了過年的時候,我一定要回家?!彼隙ǖ廝?。

“以前盼著過年,現在愁著過年”

    劉先生出生在湖南的一個務農家庭,小時候吃了不少苦。因為家里人多,雖然每家每戶都喂了牲畜,也種了糧食,但是一年半載都吃不上肉,有的時候根本就吃不飽?!壩屑改曇依錁妹揮心敲唇粽?,家長給包了個五角錢的紅包,那時候把我高興的啊,把錢放在枕頭底下,一直舍不得用?!被匾淶氖焙?,劉先生仿佛又回到了孩童時期。

如今,幾乎天天都可以吃上大魚大肉,他把現在的日子稱作“享神仙?!?,而對已有的生活水平感到滿足了,便失去了對過年的特別感覺。而從孩子到家長的身份轉變,給劉先生增添了“花錢”的煩惱?!奧蚰昊?、備紅包,過完一個年下來,好幾萬沒了。不像以前,有啥吃啥,因為大家都一樣,沒有什么好攀比的,沒錢但也過得開心?!?/span>

    劉先生覺得,現在春節似乎只不過是一個該過的節日,鬧騰幾天,大家又各奔東西,要放在以前,大家有說不完的話,道不完的情?!笆奔淇梢緣沽韉幕?,我倒還真希望回到小時候,再過一次那時候的年。沒有新衣服穿,沒有紅包,一家人坐在火爐前吃肉喝酒聊天,不用擔心有錢沒錢,反正自給自足?!繃蹕壬?,“那時候家里人也多,熱鬧,吃的可能不是很多,但是心里感覺很踏實?!?/span>

“那個時代太苦了,現在兒孫滿堂就是我們的年味”

    說起過去,七旬老人蘇棋(化名)就嘆了口氣,對記者說,“我們那一輩日子很苦,比你們父母那一輩(四五十歲),更苦。一年到頭也吃過肉,隊里過年分點肉吧,要留給孩子們和長輩們,而且分的那些也是根本不夠吃的。家里孩子多,就算有點好吃的,不是給爺爺奶奶了,就是給弟弟妹妹了,也跟平時一樣。過年的時候能夠有兩三斤肉,一條魚,那算是很好的了,哪有什么新衣服,全是補丁?!痹諏呤昵?,作為家中的大孩子,蘇棋對于過年,并沒有什么盼頭,“反正都是苦”。

    談起現在,老人家便樂開了花,“那個時代太苦了,過年很愁的慌,又不能給家人吃好的穿好的,還是現在好啊,想吃什么有什么,就是肚子裝不下?!鋇燈鴯甑母芯?,他也坦言:“現在買的那個東西啊,都是市場上現成的,沒有以前手工的東西好吃。現在社會好啊,都有錢了,什么都可以買到,大家也就懶了,什么就花錢買,但是我們的話,還是堅持自己家里做那個臘肉這些東西,孩子們也喜歡吃?!?/span>

    盡管物質生活水平大大提高了,但蘇棋有時候也想,要是現在沒有電腦手機就好了?!埃昵崛耍┕甓紀婺切┒?,我們又不會,教我也學不到,根本就聊不到一起?!輩還?,對于這種情況,老人倒是看得很開?!澳昵崛送婺昵崛說?,我們二老就看看電視,幫忙準備點吃的,看到自己的后代們滿屋子,也開心,這可能就是我們的年味了?!?/span>

生活水平的提高,工業文明的發展,科學技術的進步,年齡的增長和閱歷的豐富,如此種種,似乎都解釋著各輩各地的人們對“年味淡了”的感嘆。但無論如何,我們賦予春節的最大意義——團聚,依舊未改,就像向明明對他心中年味的表述:“雖然現在活動少一些了,也不能放鞭炮了,但是現在親戚們都搬到一起了,人都在就是好的?!?/span>

 編輯:楊玉潔